共享经济让个体将带有某种能力的标签放在线上,随时随地分享,协同需求快速匹配来实现自身目的和价值。原有的组织形态“企业+雇员”已受到“平台+个人”新结构的影响。在此背景下,共享经济也对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——组织的职能不再是分配任务和监工,而更多是让员工的专长、兴趣在自己的平台上得到更好的发挥。这一点也正契合了智联在2016年在“新雇主经济”发展演进上的新发现:价值观趋同、雇佣关系紧密、组织结构更趋向扁平的职场“社群时代”已经到来。【详细】
今年年初取得执政权的蔡英文当局,上台以来民调数字节节败退。才半年的时间,不赞同比例已超过赞同者,这种以惊人速度跌破民调死亡交叉线的表现,让蔡当局急忙花大钱,想从各种管道掌握民调。台媒爆料,今年11月,短短1个月内,蔡当局抛出8个与舆情相关的标案,金额总计达4473万元新台币,相对于马当局近1年的预算。报道称,蔡当局“全力掌握舆情、挽救民调的企图不言可喻。”【详细】